首页 »

独家专访周野芒:我表现恶,是为了更好地宣扬善

2019/10/10 8:47:52

独家专访周野芒:我表现恶,是为了更好地宣扬善

最近,著名话剧演员周野芒接连扮演了两位“作家”、两起谋杀案的“凶手”。

 

从早前的《怀疑》《无人生还》《毒》再到最近的《死亡陷阱》和《游戏》,那些表里不一甚至性格阴暗的角色似乎对周野芒有着特殊的吸引力。演绎这些角色,他究竟想表达什么?

 

 

【戏点踩对了,观众就会觉得舒服】

 

在一栋殖民风格的美式郊区别墅里,古董枪、火枪、猎枪、匕首、狼牙棒、手铐等凶器整齐地挂在墙上。突然,一道闪电划过,剧场内雷电交加,台下的观众发出一阵惊呼。

 

《死亡陷阱》是一部要用心脏“看”的戏。周野芒饰演的悬疑剧作家西德尼面临着江郎才尽的危机,他利欲熏心地窥视自己学生克里弗德创作的新剧——《死亡陷阱》,期待将此剧署上自己的名字以在百老汇重振雄风。为了达到目的,他将克里弗德诱至家中并设计将其杀死,妻子麦拉目睹了一切,惊恐万分……

 

这部创下百老汇历史上公演纪录最久的悬疑惊悚喜剧并不以推理取胜,在某种意义上,它是一部戏中戏,全剧一开始就透露了这部戏的关键要素。然而随着剧情的展开,观众还是会在惊悚之余,体验到一种特殊的观赏性。

 

2012年,《死亡陷阱》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连演101场,好评如潮。回溯当年的表演,周野芒却对自己毫不留情:“我简直演得像卡通人物一样,怎么能这样演戏呢?”

 

6年后,再度饰演西德尼,周野芒从剧本里抠出了一些与过去不同的“戏点”,他用更细腻深入的表演,打入观众的内心。

 

在第一场戏中,他不再一味强调西德尼的愤怒。“剧本中有几个重要的调度,是我过去没有注意到的。”调度,是戏剧舞台上一种带有暗示性的身体语言。西德尼在这场戏中要用自己的身体语言把他太太的注意力吸引到电话上去,让她主动给自己的学生打电话提出合作的要求。“当我太太把电话递过来的时候,我表现得很不愿意,但我心里其实又很得意。这个重要的调度一定要合理,这个戏点踩对了,观众看起来就会觉得水到渠成,觉得很舒服。”

 

“当我去墙上找钥匙的时候,以前的表演就是去摸,但摸这个动作并不到位,应该要有一种找的感觉。因为墙上除了钥匙,还挂着许多武器,当我伸出手到后面去找的时候,就和后面举起斧头杀人这个重要动作之间有了一定的连贯性。”周野芒坦言,这些具体的细节都是在演了许多场之后腾出工夫来才会去仔细琢磨的。“沉下来想一想各种细节对于角色的塑造是很有必要的,这些细节其实就是舞台上的根,决定了你是否站得住。”

 

【“黑色戏剧”的特殊力量】

 

《死亡陷阱》的演出还未结束,周野芒又投入了另一部经典悬疑剧《游戏》的排练。他再一次化身小说家,同时也是杀人凶手——安德鲁·维克。

 

细心的观众不难发现,周野芒近年来在戏剧舞台上扮演了不少反面人物:在《怀疑》中,他是疑点重重的虐童神父;在《枕头人》中,他是虐待作家的警棍;在《无人生还》中,他是对公平公正有着病态追求的沃格雷夫法官……

 

 

然而,这些角色并非标签化的恶人,在表面阴暗的背后,他们的内心都经历过不为人道的痛苦与纠结。正是这种“表里不一”的特质吸引了周野芒,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表演展现出人物内心深层次的痛苦和纠结。

 

周野芒将这些戏称为“黑色戏剧”。在他看来,这些戏并非刻意去表现恶、宣扬恶,而是要告诉观众,当恶升腾的时候,会带来毁灭性的结果。刚刚落幕的《死亡陷阱》和即将上演的《游戏》都有这种警示作用。“当人性中的恶占据上风的时候,所带来的毁灭性是令人不寒而栗的。”周野芒说,“观众通过观赏这些戏,了解到世界的另一种可能性,从而产生一些思考,并且获得思考带来的享受与愉悦,这就是这些黑色戏剧的意义所在。”

 

人心深不可测,而戏剧能够把人立体化、色彩画、画面化地呈现在观众面前。那么,在扮演那些纠结阴暗的角色的时候,周野芒的脑中又在想些什么?

 

“这些角色与我个人的价值观是背离的,要理解他们的行为并且恰如其分地表现出来,就需要去揣摩,拿出一些确切的论点和观点,肯定地告诉别人,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行为。我表现恶,是为了更好地宣扬善,把负面的东西表现足了,更能起到警示作用,增加善的力量。”周野芒说。

 

【对话】“融点”来的那一刻会兴奋地流泪

 

 

上观新闻:除了演话剧,您还在电视剧和电影中塑造过许多知名角色。但您说过,最过瘾的还是演话剧,话剧舞台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

 

周野芒:在话剧舞台上,每位演员每天的状态都不一样,出来的节奏就不一样。当大家的节奏都在一个点上,情绪都很到位,就会达到一个“融点”,这种感觉非常好。这时候,彼此之间一个眼神就能感觉到对方的兴奋,这种兴奋甚至会让人不自觉地流泪。这和观众在台下看戏时忽然被感动而流泪是一样的。

 

电影是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拍摄和剪辑才能达到一个相对完美的状态,而在舞台上这种“融点”是一瞬间出现的,所以我觉得演话剧是最过瘾的。而且对话剧演员来说,只有自己过瘾还不够,还要想办法带动观众一起过瘾,这就是剧场的魅力。

 

上观新闻:怎么才能带动观众一起过瘾?

 

周野芒:我们在台上演戏的时候是能够感受到观众的反应的,我们在戏里,同时也在戏外。观众会时时给我们反馈,告诉我们什么样的节奏是准确的。优秀的话剧演员不仅能够感觉到彼此之间的能量传送是否准确,也能够感觉到这种能量观众能否接得住。

 

上观新闻:舞台上的这种能力是天生的吗?天赋是成为一名优秀戏剧演员所必须的吗?

 

周野芒:表演是需要天赋的。这种天赋是指对事物、情感以及人与人之间精神上联系的敏感度。还有就是对外界事物刺激的感知力以及将这种刺激转化为你的肢体与五官之后传递出去的能力。一个演员如果对生活的敏感度很高,就会将点点滴滴收藏在记忆中,到了舞台上就会将自己的“存货”用特有的方式传达出去。

 

其实我小时候是一个特别排斥甚至恐惧在公开场合讲话的人。我的脸皮薄到什么程度?上小学的时候,老师让我站起来读课文,我结结巴巴一个字都读不出来。

 

上观新闻:是什么样的经历让这样一个害羞的孩子成为了一名优秀的话剧演员和配音演员?

 

周野芒:我小时候在文艺大院里长大,常常听比我大一些的孩子讲故事。有一段时间,我每天晚上听一个故事,柯南道尔、阿加莎的推理小说从那个时候起就在我心里埋下了种子。日积月累,我的表达能力就增强了。1995年,我在电影《风月》中演张国荣的姐夫,我的戏份不多,晚上的空余时间就会在剧组给年轻人讲故事,那时候我忽然发现我也成为了一个擅长说故事的人。

 

要成为一个好演员必须要在性格上磨炼自己、打开自己。演员要有宽容豁达的性格,如果很拘泥,那在塑造角色的时候体会到的东西就会比较窄。

 

上观新闻:后天的努力与积累更重要。

 

周野芒:成长的道路、生活的经验,一定会栽在演员的心里面,成为他创作角色的萌芽。所以演员到了一定的年纪,才是“出活儿”的时候。20岁的人演20岁的角色也许在年龄上没问题、相貌上也没问题,但是经验就未必。因为你不是这个人,要全凭自己的经验去塑造这个人,必须依靠厚得多的土壤才能把这棵树苗立起来。

 

这份土壤除了需要阅历的积累,还需要阅读,要多看书。演员是需要有自己的观点的,你没有观点,就分辨不出别人的观点。一部好的戏能带给观众超乎平时想象和思考范围的东西,这是戏剧的力量。而演员要演好戏,就需要超出一般人的思考范围去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