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个时代,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劳动赞歌

2019/10/10 8:47:51

这个时代,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劳动赞歌

劳动歌曲是时代产物,《码头工人之歌》《咱们工人有力量》等劳动歌曲曾广为传唱,给一代劳动者以积极向上的正能量。随着社会变迁和劳动方式变化,传统的劳动歌曲的创作和传播遭遇瓶颈。在新时代,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劳动赞歌?5月16日、17日,江浙沪皖四地工人文化宫主任、音乐文学学会会长和词、曲作家,齐聚上海市工人文化宫,举行新时期劳动歌曲创作研讨会,交流探讨劳动歌曲的创作实践。

 

劳动歌曲创作需要继承传统,需要深入采风

上海音乐家协会副主席郭强辉介绍,上海是工人阶级发源地,劳动歌曲创作不仅具有传统,且卓有成就。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就产生了许多优秀作品,如《大路歌》《码头工人歌》《戴花要戴大红花》等都具有全国影响而成为经典。“今天上海工人词曲创作活动依然十分活跃,工人词曲作家在上海音乐创作力量中,占有重要地位。”

 

上海市工人文化宫主任候伟康告诉记者,2012年8月起,“暂停活动”28年之久的“上海市工人歌曲创作组”重新恢复活动,并在《劳动报》上公开招募了新成员,通过举办歌词、歌曲创作培训班,培养了一批年轻的工人词、曲作者。几年来,上海市工人文化宫还与上海音乐文学学会合作,开展了一系列音乐创作活动,如为总结老一辈词作家的歌词写作经验,先后举行了王森、刘希涛歌词作品研讨会等。

 

上海市工人文化宫还定期组织江苏、上海、浙江、安徽的中青年音乐创作者深入不同行业采风。上海市总工会巡视员杜仁伟说:“新时期劳动歌曲的创作,一定要深入到工厂、工地、楼宇、园区感受火热的工作生活场景,切忌浮光掠影、走马观花,要创作出一批启迪思想、弘扬正气的优秀作品。”

 

从农民工到白领,唱出不同劳动者的心声

重新恢复的“上海市工人歌曲创作组”近年创作出组歌《以劳动者的名义,热情歌唱》和《荣光》等一批不同题材的劳动歌曲,参加第16届上海国际艺术节“天天演”和2015年、2016年上海市“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特别节目及上海“新作品演唱会”等活动。

 

“上海市工人歌曲创作组”成员、青年曲作者吕荣麟与郭泓希、田辰明等共同创作了劳动歌曲《世界因我们而改变》,歌颂生活中的无名英雄。歌曲在2014年底被收录进上海市工人文化宫出版的歌曲集。

 

吕荣麟认为,在新时期,不同人对音乐的理解和需求都不相同,因此劳动歌曲的风格也必须多样化。无论是农民工还是白领,新上海人或在上海工作的外国人,都是劳动歌曲传播的对象。“这两年我们创作出许多题材不同、风格多样的劳动歌曲,如《劳动最光荣》《荣光》《为你点赞》《外来哥也是哥》等。在词曲编排上,写农民工的质朴有力,写白领的更时尚,融合hip-pop、摇滚、爵士等流行音乐元素。”比如《外来哥也是哥》的歌词这样写道:“外来哥也是哥,敢打敢拼打拼好生活,都说金领白领蓝领个个是人物,我就是其中最勤快的那一个。”

 

浙江省音乐文学学会副会长应忆航说,不同时代、不同就业岗位劳动者的职业观、立场、情感、心态是不一样的,不是传统的歌颂赞美、激情豪迈所能概括。新时代的劳动歌曲创作者必须真心投入、积累情感。“如果感情表达不扎实、不着地,劳动者不认可就不会去唱,这样的创作是矫情、表面、做作和无力的,这样的劳动歌曲是没有生命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