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座休息室,何以引得几大航空公司高管都来了

2019/8/14 10:16:56

一座休息室,何以引得几大航空公司高管都来了

11月15日,全球三大航空公司联盟之一的天合联盟,在北京开设了中国内地第一家贵宾休息室,按照计划,这间贵宾室将在首都机场T2航站楼,为12家在T2航站楼提供服务的天合联盟航空公司中的任何一个航班的旅客,提供更便捷的设施与服务。


这处全新的休息室,占地800多平方米,可同时为160为旅客服务,看起来在偌大的首都机场内并不算太过显眼,有意思的是,却吸引了天合联盟CEO 佩利(Perry Cantarutti)、东航集团董事长刘绍勇,以及赴天合联盟任副董事总经理的南航总经济师苏亮等几大航空公司高层出席。一处小小的休息室,为何能吸引如此多关注?


 
暗战北京新机场


在首都T2候机楼开设的休息室,是天合联盟在中国内地开设的第一家,也是全球第6个休息室,整个装修极富典型的天合联盟色彩:绿色植物装修的墙面、更多天然木质的装修,使休息室显得极为现代。


然而,在天合联盟CEO佩利接受采访时,更多人显然更关注北京新机场的规划。按照计划,北京新机场将在2019年投入运营,之前已传出天合联盟所有业务将搬迁至北京新机场的消息。现在天合联盟却在首都机场开出了全新的休息室。


一家航空公司或一个联盟,将全部业务搬迁至一个全新机场,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搬家问题。首都机场的市场培育已有多年,更兼具完善的交通配套设施,搬离意味着几乎要重新开始。尤其是在北京这个黄金市场,对航空公司来说几乎意味着会将经营多年的黄金航线拱手让人。


因此,佩利告诉记者,上周他还来到北京与相关政府部门不断沟通,“现在距离新机场正式投用还为时尚早,有关航线安排,天合联盟成员在新机场如何发展等问题都还未确定。”佩利说,“我们在首都机场开设了全新的休息室,就是为了服务所有天合联盟成员的航班旅客。最终,绝大多数天合联盟成员会搬迁到新机场,但还有哪些成员会留下,现在仍没有完全确定,还需要看各个成员的意愿。”


目前,基本已经能够确定的是,天合联盟在中国最大的两个成员南方航空、东方航空都将搬至新机场,并将以北京新机场作为主基地运营,在计划中,两大航将分别按照承担北京新机场航空旅客业务量40%的目标进行基地建设,这对两大航空公司来说可谓喜忧参半。短期内搬离首都机场,效益必然会受到影响,但长期看却是一大利好。尤其是对东航来说,将在北京、上海两大中国最发达城市拥有主基地运营。


但对其它目前航班数量并不多的天合联盟成员来说,搬离首都机场却可能直接影响市场发展。如此,难怪佩利的言下之意,是天合联盟还会尽力为联盟成员争取。北京新机场的最终成员,现在看来仍未最终确定。


 
“联盟”的天空


2015年,中国航空产业全行业完成旅客运输量超4.3亿人次,比上年增长11.3%,越来越多人选择乘飞机出行,常常也会听到航空公司会向旅客介绍航空公司所属的航空联盟,却少有人了解航空联盟的真正作用与价值。这些联盟到底做些什么?


由于民航业属于典型的高投入、高敏感度、高风险、低回报行业,外人看来光鲜的民航业,“只有业内才知晓发展有多么困难,由此抱团取暖,合力提升竞争力,就成为许多航司的选择。”天合联盟副董事总经理苏亮说,相比各个行业都会出现的企业联盟,民航业的联盟关系更加稳固。目前,全球主要的三大航空联盟天合联盟、星空联盟与寰宇一家,占据了全球民航客运市场超过60%的市场份额。


以南航为例,2007年加入天合联盟后,借助与联盟伙伴的合作,南航的航线网络迅速可并入联盟覆盖全球90%航线,并挤进一些全球最好的机场,如亚特兰大、巴黎戴高乐、首尔等,也给予更多国际旅客更加经济、灵活的选择。同时,南航的高端旅客迅速可享受联盟在全球1800多个机场的各类优先服务,旅客无论乘坐哪个航空公司的航班,当航班延误时,都可以在当地成员航空公司的中转柜台寻求协助。通过联盟整合成员公司的销售、中转信息系统,各家成员的常旅客都能方便地在不同航空公司之间享受里程累积、兑换。


更直观的感受还在于品牌认知度方便。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调查,旅客选择一个航空公司,有25%的选择动力来自于联盟,尤其是在航空公司航线网络扩张的国际化中,联盟品牌能够迅速使航空公司在一个全新的市场赢得消费者的兴趣与信任。南航曾在伦敦市场做过的一项调查显示,在高频旅客中,74%的人表示知道南航是天合联盟成员后,会更愿意选择南航,57%的旅客认为,是因为联盟成员的因素让他更想进一步了解航空公司。


可以想见,此次天合联盟必然也会在北京新机场中为外航成员争取更多利益。所以,虽然会费不菲,三大联盟仍在全球民航业影响力日盛,对于正处于国际扩张期的中国民航企业来说,这种国际化的联盟的价值显得更加重要。